• 首页
  • 热点头条
  • 戏曲资源库
  • 在线博物馆
  • 在线培训
  • 好书好碟
  • 关于我们
  • 论坛讲堂
  • 严庆谷 | 京剧世界中,我也是一个行者
    发布时间: 2017-10-17
    新闻来源:东方网

    据《劳动报》报道:哪怕再不熟悉京剧的人,大抵也该知道“生、旦、净、末、丑”五大行当。这些行当中,比之“生、旦”的潇洒鲜亮,“丑”往往被看作是天生的配角。然而,所谓“无丑不成戏”,唱了30多年丑角和悟空戏的严庆谷,追求的是“丑中见美,洒脱自如”。
      近几年来,严庆谷主导策划的“小丑挑梁”———京剧丑角艺术展,及“大圣来也———郑派悟空戏系列展演”集中展现了丑角的妙趣魅力和郑派悟空戏的威武大气,吸引了大批观众走近京剧艺术。
      学戏30年才算“有点自信”
      电影《霸王别姬》里,小徒弟们在戏班子里学戏,整日喊嗓、扳腿、下腰、拿顶,个个叫苦不迭。
      “可不就是那样吗。”严庆谷在上海京剧院的一间排练室里对着镜头展示武丑和悟空戏的基本功,身段的灵活流畅,表情的生动逗趣与他47岁的年龄不甚相符。而用他自己的话说,戏唱了30多年,到了这个年龄才算真正“开窍”。
      的确,传统艺术的修习往往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孩童时便要积累功底,随着舞台实践和阅历的增多,技艺慢慢发酵、沉淀,要数十年的琢磨才得换来厚积薄发,从头至尾没有捷径可走。因此严庆谷说自己“11岁学戏,30岁有点感觉但还不成熟,40多岁时才算有了点自信”时,也就不足为奇了。
      说起来,严庆谷1981年进入上海市戏曲学校京剧科完全是“听妈妈的话”。
      进入戏校后,严庆谷第一年学的是老生。平日里练功,总能看到一位老师到处转悠。第二年被这位老师选中到自己门下学丑角,才知道他是出身于富连成科班的表演艺术家阎世喜。跟着阎先生学丑角,有句师训严庆谷记到现在:“丑角到了一定的境界就是丑中见美。”
      丑角学几年后,一次机缘之下,老师阎世喜鼓励严庆谷学习郑派悟空戏。“郑老先生忌讳说‘猴戏’,最坚持的是要演出孙悟空作为‘齐天大圣’的神威,演出他从神到佛的一个变化。不能总是做些抓耳挠腮的小动作,把美猴王演成动物园里的小猕猴。”虽然未与郑老先生在一个时代,但严庆谷师从郑派悟空戏两位传人刘云龙、陈正柱,从门派要义到身法规范都遵从着郑老先生的创启。
      再难也舍不得离开京剧
      严庆谷刚进戏校的那几年,还处在一个戏曲艺术红火的时代。学戏一年,就上台演了第一出两个小花脸做主角的《黄金台》。初次亮相,一登台就看到下面黑压压地坐满了人。
      “一天不练自己知道,两天不练师傅知道,三天不练大家全知道了。”这说的就是戏曲演员须得“功不能断”。学戏的过程中,大大小小的伤痛是免不了的,但手骨折了腿能练,腿受伤了手能练,手、腿都伤了嗓子还能出声。多年下来,练功就如一呼一吸,已经不是职业身份使然。
      上世纪90年代,许多传统艺术进入低谷期,京剧纵是“国粹”也不例外。每每登台,幕一拉开,剧场里人影稀稀落落,均是白发苍苍的老人,说不失落是假的。为此,不少同学同行纷纷选择出国、转行。严庆谷也一度迷茫,然而无论如何考虑,也终究舍不得离开京剧。也正是这段时间中,严庆谷偶尔接触到了日本的一个狂言工作坊,严庆谷决定自费到日本学习狂言。
      同为东方传统艺术,狂言和京剧有着颇多神合之初。京剧台上一桌二椅演尽世相万千;狂言则同样不讲求借助道具,全凭演员的神态、声音演绎,且无论多大的剧场都不用任何扩声设备。更让严庆谷敬佩的一点是,在狂言陷入低潮时,一些狂言师通过在电影、电视剧等更受关注的流行文化领域里有所建树,再以自己的影响力把观众吸引到狂言文化中。
      此后的几年中,严庆谷更多地参与国际文化交流活动,曾在斯德哥尔摩戏剧大学开设京剧工作坊。2008年,严庆谷带领团队复排绝响舞台半个多世纪的武丑大戏《佛手橘》,对剧本做了大幅度的删减与修改,重新设计武打,编排技巧。如飞越铜墙时用的“大跳板”,盗取佛手橘时施展“倒立走钢丝”等特技,大大提升了观赏性。
      像“大圣”那样打开新世界
      “台上武丑,台下文秀”,这是业界和戏迷给严庆谷的赞誉。许多人看到严庆谷在台上的机灵诙谐,来去自如,都以为生活里的他也是这般外向风趣。事实上,台下的严庆谷却是像“小生”般的文秀。
      为了更好地推广京剧丑角艺术,严庆谷近几年除了保持舞台上的活跃,还做了大量幕后工作。他挖掘整理一些经典老戏,为丑角演员搭建展示平台,以求改善行当边缘化,推动丑角艺术的长远发展。2010年,他策划了“小丑挑梁———京剧丑角艺术专场”,整理挖掘了《打城隍》、《打花鼓》、《十八扯》等一批濒临失传的剧目,带来了不俗的市场反响。与此同时,他还在愚人节来到人流最密集的商场,呈现了一场独特的“京剧快闪”,成为市民和媒体关注的焦点。
      2014年,一个新的念头在严庆谷脑中酝酿许久———到2016年猴年,正好是自己学习郑派悟空戏整整30年,这是难得的机会,用一整个系列的演出让悟空戏让京剧火一把。想法提出后,得到了上海京剧院的支持。他开始带领团队策划“大圣来也———郑派悟空戏系列展演”。第一次做制作人,整个展演的千头万绪样样需要挂心,小到宣传册上用几号字、什么颜色的细节也要亲自敲定。整个2015年,严庆谷从艺以来的工作负荷达到巅峰时期———年中无休,每天24小时保持工作状态。2016年1月1日,“大圣来也”在逸夫舞台的首场演出时出现了加座,这种盛况在戏曲界难得一见。
      “孙悟空在取经路上历经千难万险,每天都有未知的状况发生,他要用自己的胆识、忠诚去化解。学了30多年悟空戏,我自己也像他一样,是一个在京剧世界中修炼的行者,前路再苦、再难,也绝不回头。”严庆谷说。

    发表评论

    未登录

  • 评论
    0
    相关新闻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