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热点头条
  • 戏曲资源库
  • 在线博物馆
  • 在线培训
  • 好书好碟
  • 关于我们
  • 论坛讲堂
  • 一位台湾博士的艺境:生如夏花绚 京剧“好好玩”
    发布时间: 2018-04-02
    新闻来源:北京青年报


    3月15日至27日,来自台湾的京剧博士兆欣,用学识与幽默,为合肥、武汉等七地保利院线的观众剖析京剧的“手眼身法步”以及“生旦净末丑”。这短短的十个字在他的亦念亦唱、亦舞亦演下,变得趣味横生,也正应了系列分享会的主题:京剧好好玩。此次分享讲座的最后一站也正是由北京文化艺术基金资助、北京青年报主办的“谈艺说戏话北京”北京戏曲文化分享会的第八期活动——3月26日晚,本报与天津大剧院携手,为京津戏迷献上了这场不同以往的“京剧大讲堂”,这也是“谈艺说戏话北京”品牌活动首次走出京城,辐射津冀。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讲座以泰戈尔的唯美名句开篇,以当代人生活态度之粗糙因而需要戏剧的滋润切入。

    从旦角含苞待放的兰花掌到相由心生的脸谱,从女生何种站姿显瘦到一直由小生演绎的周瑜历史上其实比诸葛亮还大六岁……90分钟的讲座让公认的京剧大码头津门的戏迷直呼信息量爆炸。台湾艺术家特有的绵软语调,文化含量极高的语言表述,让观众驻足的不仅仅是京剧艺术,更是一种优雅且自信的生活方式。

    除言辞讲究、精道,讲座全程穿插互动。天津戏迷的热情与苛刻同样出名,年轻的传统文化爱好者自不必说,就连叔叔、阿姨,甚至身形逾200斤的戏迷也不惧旁人眼光,走上舞台跟随老师学习旦角的手势与站姿。虽然看起来有些滑稽,却依然专注,引来阵阵笑声与叫好。

    作为一位拥有博士学位的程派男旦演员,土生土长的台湾人兆欣曾几度跨海求艺,在京城寻访名师。如今带着自己对艺术的理解以及博士光环下的深厚底蕴再次跨越海峡,以自己独有的方式,开创了“零门槛”的互动京剧体验课。因工作关系,兆欣在讲座后的第二天便马不停蹄赶回台湾,但4月28日、29日,他将随台北新剧团重返天津大剧院,参演由京剧名家李宝春领衔的“新老戏”《断密涧风云》和《别窑》《路遥知马力》。

    虽然此次巡回讲座因时间关系没能回到他更为熟悉和亲切的北京,但兆欣与京城的渊源却颇为深厚。“当年到北京学戏是因为想接触大师们,因缘际会接触了程派。为了想更多了解关于程砚秋先生的一切,从2009年开始到北京学戏。那时因为自己还没有服兵役,每次在北京只能待两个月的时间,于是就趁寒暑假来往京台两地。”

    在众多恩师中,李金鸿、程永江、李毓芳、涂沛老师均对他照顾有加,无论做人做事、生活起居,都令他这位游子倍感温暖。除了自己与京城的渊源,在兆欣看来,台湾京剧的传承得益于多位来自北京的京剧艺术家,“正是由于他们的传承,才保留下了很多原汁原味的老派京剧。但遗憾的是,如今很多老艺术家已经凋零了。”

    至于听起来似乎有些矛盾的“新老戏”,兆欣说,“这是台北新剧团团长李宝春老师常年推出的个人品牌。又新又老感觉是相冲突的形容词,但其实就是一种‘古法新酿’。内在是传统的美感,但用了新的方式去组合包装”。

    “比如即将演出的这出《断密涧风云》,是《虹霓关》和《断密涧》两出老戏的组合。虽然二者单演都可以让观众享受演员的唱做功力,但有趣的是,放在一起演之后,王伯当的生命更加丰厚了。可以从中看到他的一生,他如何闯荡江湖,如何面对爱情、友情,乃至于心中的那点初心。而《别窑》和《路遥知马力》亦是如此,讲的都是人性是否经得起时间、贫富、贵贱的考验,而这正是新老戏给我们最重要的启示。古今不渝的普世价值,也是京剧永流传最重要的当代精神。”

    文/本报记者郭佳


    “为京剧奉献,是我决定绚烂生活的方式”

    我从小在台湾生长,在北京学戏。

    今天主要跟大家说一下京剧对我们这个时代人的生活的影响,或者说我们怎么欣赏京剧这件事情。我们为什么要看戏?因为很多人会觉得这个时代的人生活得太粗糙了,总是在“赶路”。

    生活的态度应该是怎么样呢?泰戈尔的诗说生如夏花般绚烂,其实很多时候我也会这样问自己,我要过什么样的人生?也许是平平淡淡,也许是索然无味,也许是懵懵懂懂……也许那样是幸福的,但是泰戈尔对我们说,生活要像夏花般的绚烂。

    怎么绚烂呢?就像我在台湾生长,然后16岁的时候听了一场讲座感觉到了京剧的美好,于是乎不远千里、费尽千辛万苦到北京学京剧,现在为京剧奉献,我想这就是我决定绚烂生活的方式。

    “礼”与“手”

    我们常常说,礼施之求诸也。

    所以首先第一个要跟大家分享的是“礼”这个字。

    京剧其实保存了最多古老文化的“礼”。礼是什么呢?是礼节礼仪,是规矩。除此之外,礼还是一个美好的东西,我们可以从这里感受到生活的美好。

    京剧很有趣的是什么呢?它把我们的身体规范了,把我们的身体拆解了——手、眼睛、身体,还有运用身体的方法以及脚步——手眼身法步。而这些都能从美中体现出“礼”。

    大家可以把手“借”给我吗?一起感受一下京剧的手。先把手抻一抻,我们都已经很少用我们的手指,也就使筷子的时候用手指、打麻将的时候用手指,很少让我们的手有个延伸有个舞蹈。

    我们把我们的手抻开,先学学古典女子的手是怎么样的。我们把中指往下压,大拇指放在中指的根节,您的其余四根指头,如果离得越近的代表什么呢?代表你有一颗青春浪漫的心。四根手指赶快靠拢一点,靠得越近你越青春。我们说古代女子有如含苞待放之花,所以你的手就要像一朵含苞待放的兰花一样。这个手掌的动作,我们叫它兰花掌。

    兰花掌怎么拍手?中国是讲究圆融的民族,我们的拍手要是圆的。上手叠下手,下手叠上手,就是这样拍手的。所以今天我们觉得有趣的地方,大家就用这个方式拍手,或者回家感觉到开心的时候也可以这样活动活动你的手。

    大拇指变成一个圈圈,无名指和小指有一个自然的弧度,最关键的是你的食指用力往上延伸,这个是兰花指,指东西的时候就用兰花指。我们有一个说法是指不许指,你要指东西的时候,反倒不能指。我们的指,预右先左,预左先右。

    如果你是温柔的翩翩君子,把你的四根手指稍微并拢一点,你的小指可以略略往上翘。因为翩翩君子讲究秀美,“秀美”是怎么样的一个美呢?其实现代人渐渐丢失这种美了。因为我们受西方人的影响比较多,都会认为男子应该极为阳刚,女子应该极性感才好。我们忘了人其实都是一种阴阳调和的生物,君子小指略翘一点点,表示优美。

    男子因为文武双全,要求你能读书能打仗,所以食指和中指立起来像把宝剑一样,指东西的时候用掌腹指人,这个就是一个礼节。这个是男子的指,其实男子一般用一根手指也是可以的。

    我们也是讲究中庸之道,虚心接受别人的各种意见。虚心握紧拳头你什么都没有,可是松开手拥有全世界,所以我们握拳的时候留一点空隙,这样的拳头,也是一个摆样子。不是真的要打架,我们并不是一个爱好打架的民族。

    想象与感知

    刚刚说京剧是把过去的“礼”找回来,它另外一个很好玩的地方在于它是一个充满想象的世界。一样是在走路,我这样走一圈代表什么呢?走一圈这个叫圆场,走一圈其实就是走了千山万水:这一趟我一路从台湾到了合肥到了武汉到了无锡到了南京到了烟台到了潍坊,最后来到天津,跟大家说《京剧好好玩》,这个就是京剧很好玩的地方。

    除了这样子以外,我也可以“改变”地板的质感质量。如果给我一根桨用来表现划船,看起来是在地面上,其实我是在水面上。我可以在这平行地移动,如果风浪非常大,我可以通过身体摆动,表现海浪风浪。

    除了表现水面,还可以“改变”水平面。现在看起来是平面的大平台,有可能变成是往上走的感觉。比如说我把我的手扶着,抬一脚,向上抬了一下,怎么了?上楼了。我用我的身体告诉大家,同样的这边扶着栏杆,往下看一下,这就是下楼了。上楼下楼通过我们的身体告诉大家平面的移动。

    除了这个以外,还可以告诉大家什么?空间的改变。刚刚除了走一圈是千山万水之外,瞬间转到另外一个地方,透过哆拉A梦的任意门。当然,现代人的门是用拉的,古代人的门是两扇中间有一个门栓,所以我们学习一下,怎么用我们的身体告诉大家这个门的存在。我不需要把这个门带到舞台上来,只要用我的身体告诉你,用我的动作就可以把这个门表现出来。

    透过演员的身体,还有观众的想象,京剧的世界就是这么有趣。当然,关键的还是观众的想象。其实我们这个时代,是一个“很多时候大家都会去拒绝接受”的年代。为什么拒绝接受呢?因为资讯太多了。包括各位看戏,戏太多了,就只是来看台上的演员,感觉他是为你唱为你做。

    可是有没有这样的一种情况,即你的想象是打开的,你的感知是打开的?各位深吸一口气,去感受一下周遭的氛围,今天演员的声音质感是什么。京剧最常唱的就是一轮明月了,如果今天你的感知打开了,想象打开了,会勾起你心底曾经有的记忆,那感知就不一样了。你的心和台上会形成一个链接,这是看京剧最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想象与感知的世界。

    疗愈

    接下来,看戏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作用就是疗愈,让你的心获得解放。平时很郁闷,这个时候可以获得抒发。

    在京剧里我们唱得好长的一篇,就跟我走的这条路一样。时空是凝结的,于是乎生活中的分分秒秒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享受,我们把它形象化了。

    戏台上的诸葛亮戴着髯口戴着胡子,看起来年龄比较大。周瑜光嘴巴,显得特别英俊,年纪比较轻,但其实历史上是相反的。周瑜年龄比诸葛亮大六岁,其实我们用历史时空去对照也是合理的,当诸葛亮初出茅庐的时候,周瑜已然是水军大都督了。但是在戏台上面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对调年龄呢?是有缘故的。戴胡子是不是就觉得他老谋深算?“嘴上无毛,办事不牢”,所以光嘴巴的叫小生。小生通常都是比较轻狂的,周瑜也是很狂的,才会被诸葛亮给气死。

    苏轼“念奴娇”描写的应该是周瑜啊,怎么被诸葛亮拿去了,因为诸葛亮名气太大。诸葛亮关键的一个“借东风”,改变了命运。舞台上面的形象多么深植我们的头脑,这就是舞台的魅力,于是乎一切非常有趣。京剧把我们所有人分为生旦净丑——净是花脸脸谱,看到剪报上这三张脸谱,明明是花花绿绿有颜色,为什么要说是净呢?反而是相反的说法很好玩。脸上画得花花绿绿的反而是净,干净。

    叔叔、阿姨大都是老戏迷了,不用说太多,京剧是你们生活的一部分。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一个生活态度,从我们的衣食住行,从我们的喜怒哀乐,从我们的应对,所有的一切,都包含在京剧里面了。

    口述/兆欣整理/北京青年报记者郭佳(有节选)

    发表评论

    未登录

  • 评论
    0
    相关新闻
    排行榜